博客

关于大麻的争议和真相,新的经济增长点?

2018年,一系列有关大麻的消息在世界其它地方再度引发众议: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成为有史以来首届允许合法使用大麻油等大麻类药品的世界杯。
美国已经有很多州允许出售医用大麻,科罗拉多州华盛顿州等州甚至允许出售消遣用的大麻。在荷兰,政府允许售卖小量大麻。而在最早大麻合法化的国家乌拉圭,只要年满十八周岁就可申请种植大麻,虽然有所限制,但每年产出的数量依然是巨大。加拿大参议院批准通过休闲大麻合法化法案。曾担任英国外交大臣的前保守党领袖黑格勋爵呼吁英国政府应该将"休闲性"的大麻合法化。这些都反映出西方社会对大麻作为休闲品长期争议的一个新发展。
在西方,在音乐节,体育比赛和一些俱乐部等等娱乐场所里,常常都会有人非法吸食大麻或服用大麻制品。甚至在家庭聚会里也会将大麻作为一道餐后甜点。今年的世界杯举行前,因为赛场内对大麻药品解禁,有预测很多球迷都可能会在场内外吸用大麻。
为什么会有大麻好还是不好这样的争议?很多人搞清楚热议的大麻是同一样东西了吗?到底大麻是什么?中国说的自古以来使用的大麻和西方说的娱乐性大麻是否是完全同样的东西?种植几千年大麻的中国为何没有多少人大麻上瘾?西方很多人已经将大麻视为"休闲品"之际,政府为何不解禁?中国大麻和海外大麻竟然如此不一样。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中国种植带毒的大麻产量(制药用途)也很高,但受到严厉禁毒的中国政府的严格管控。在中国,非法贩卖大麻属于重罪。数年前,演员柯震东跟成龙的儿子房祖名因吸食大麻被捕受到惩罚,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
大麻种类

淮南为橘 淮北为枳?
大麻首先在英文中有很多名字和外号,包括Cannabis、Hemp、Pot、Weed、Marijuana等等。就这些名字是否意味着不同的含义或大麻种类,对此不仅有不同说法,混淆起来可能让人对大麻的概念和作用也会产生不同理解。
加拿大参院批准的休闲性大麻合法化的大麻英文名是Cannabis。这是官方选择的词汇,也是大麻家族来自拉丁文的学名统称,包括植物学上的三大类大麻,包括Cannabis sativaCannabis indicaCannabis ruderalis
从用途上分,可分为工业大麻、医用大麻和休闲性大麻(毒品),其中有些种类是多用途的。在英国,提供大麻最高可能面临的刑罚是判刑入狱14年,罚款无上限。非法种植户还要担心警察上门搜查。
从地域上分,原产于中国的大麻(汉麻)、印度大麻、西方大麻也不是完全同样的种类。
中国人几千年来都在合法种植汉麻,即工业大麻,包括将其纤维用以织布或纺线,制绳索,编织渔网和造纸,这是"麻绳"、"麻线"、"麻布"等等词汇的来源。
汉麻有十多个品种,还可以提取食用油,用于化工、医药、建筑、饲料等等有益用途。目前汉麻主要也在中国种植,法国等其它国家也有较大面积种植。

毒品从哪里来?
其实大麻被各国列为毒品是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早期各国开始普遍规定出的法律。随着科技进步,合成加工后的大麻毒品毒性显著提高。
为什么中国人几千年来没有出现大批大麻毒品瘾君子呢?关键是此大麻非彼大麻。中国种植的大多是工业大麻,特别是汉麻。
由于耕种培育方式和目的的不同,汉麻和所谓毒品大麻演变成了两种外观和内质都不同的植物。是否是毒品大麻,关键在于这种大麻中所含的毒品成份四氢大麻酚(简称THC)的含量有多少。中国汉麻中THC的含量低于0.3%。
近年来,一些大麻新品种含有高水平的THC,这是一些人士坚决要求严禁大麻的原因,他们说:它可能导致使用者对大麻上瘾,出现生理和精神问题。特别是年青人吸食或口服大麻后,大大增加了他们患精神病的危险,包括精神分裂症和双重人格等。
支持大麻合法化的人士指出,大麻中含有的大麻二酚(简称CBD)制成的药品对治疗癫痫病等非常重要,此外还有种种医疗用途,甚至可以缓解THC导致的精神分裂等疾病。此外,大麻可以像烟酒一样,帮助人们缓解焦虑和生活压力,并不会有多少负面作用。而反对者虽然认可大麻的这些明显“优点”,但忧虑大麻会成为入门毒品(gateway drug),会诱发食用者尝试其他种类的毒品。

毒品滥用问题
由于西方毒品问题严重,随着海洛因、冰毒等一级毒品问世,特别近年来危害更大的合成毒品不断创新,使得大麻不再是最严重的毒品了。因为大麻的种植和加工比较容易,成为西方国家最普及、最廉价的毒品,有"穷人的毒品"之称。但有医学证据表明,大麻不会成瘾,其“危害”程度远不比烟草和酒精来的严重。
在英国,大麻目前是B类(二级)毒品。被警察抓到拥有大麻的话,视情节轻重决定处理方式,轻则受到警察警告,罚款,重则会被起诉判刑入狱。
但是,支持大麻合法化的人强调人类吸食大麻的历史长达千年。这一观点在很多西方青少年中获得支持。特别是娱乐体育界的很多明星人物吸食大麻甚至其它毒品,起到示范作用。
英国《卫报》刊登的一篇调查称,超过1500万英国人(也就是每3名成年人中就有1人)曾经使用过非法毒品。近年来,被抓到拥有大麻的人受到起诉和被捕的比例只有1/4,比过去大幅降低。原因复杂,包括警方需要重点对付其它严重的犯罪行为,警力和监狱空间有限等等。
一名英国青年说,吸点大麻如同喝杯啤酒。这种对大麻的放松态度让青少年群体互相影响,直接导致了使用大麻人数的增长。随之,也产生了「大麻政治」的现象。

政治和经济争议
一些政治人士分析说,因为加拿大民众中特别是年青人吸食大麻普遍,自由党为了扳倒已连续三届执政的保守党,提出了极富争议的大麻合法化纲领。原因是根据统计,"2015年全国大麻吸食者(包括医疗和非医疗)共计约490万,而当年全国总人口尚不足3600万,参加大选投票的选民则只有1755万","如果一个政党能够争取到大麻吸食选民,哪怕仅仅一半,都会大大提高竞选成功几率。"
在两党之争的美国,民主党倾向于支持大麻合法化,而共和党则立场较为保守。目前联邦层面并未宣布大麻合法化,这位美国方兴未艾的大麻经济投上阴影。
英国前外交大臣、前保守党领袖黑格勋爵认为,英国政府坚持多年的反毒战争已经"完全失败",应将危害很有限的大麻合法化。
支持大麻合法化的人士还表示,将英国休闲性大麻合法化可以为英国政府每年增加35亿英镑的税收。
不久前,一名患有癫痫病的青年人因无法合法使用他在国外用过的大麻药物而发病,被送往医院抢救。这一事件又一次将大麻争议推到风口浪尖。
在美国,对大麻是否是毒品各州的政策各异。政治比较自由化的加州休闲大麻合法化法案2018年正式生效。批评者称,大麻相关的车祸和犯罪不断发生,但支持者认为这与法案的生效没有必然联系。在加州影响下,全美大麻合法化出现新趋势,纽约州等地也希望步其后尘。

文化争议
在中国、马来西亚等亚洲其它大多数国家,休闲性大麻仍被作为毒品。东方文化对毒品的严厉的社会态度,影响着各国政府有关政策制定。
在英国,虽然不断有将大麻合法化的呼吁,但目前的保守党政府表态称,不会在本届政府内改变将大麻定性为B类毒品、严禁持有的政策,但会重新考虑大麻类药品的有关规定。
反对大麻合法化的英格兰全民医疗系统领导西蒙·史蒂文斯说,一旦政府将大麻合法化,会误导年青人误以为吸食大麻是安全的行为。从历史经验看,将大麻合法化会导致大量相关非法毒品激增,带来的危害难以预估。
大麻合法化到底会带来什么效果,支持和反对方可谓唇枪舌战,莫衷一是。

中国悄然兴起大麻种植热潮

在中国有两个省正悄悄引领种植大麻的热潮,用来制造大麻二酚(CBD)。在美国及其他地区,这种非致幻性化合物已掀起一股健康与美容消费热潮。
尽管在中国这个有着世界上某些最严格毒品管制政策的国家,大麻二酚尚未获得用于消费的许可,它们仍在这么做。这种化学物质在海外销售,做成油、喷剂和香膏,用于治疗失眠、痤疮,甚至糖尿病和多样硬化症等疾病。
大麻可以改变精神状态,其合法化运动在中国几乎没有出现的可能。但随着这种植物在北美摆脱恶名,全球医疗产品的需求随之而来——特别是对大麻二酚的需求——而中国企业正争先恐后地予以填补。
 中国种植大麻
事实上,中国种植大麻已有数千年历史——用于获取纺织品、大麻籽和油脂,甚至据一些人说,它还用于中药。据公元一世纪或二世纪的《神农本草经》的记载,大麻具有疗愈之效,其籽和叶可用于治疗多种疾病:“久服通神明轻身体”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对非法药物采取了强硬政策,直到今天,种植和服用大麻都受到严格禁止,极端情况下,走私者甚至会面临死刑。1985年签署《联合国精神药物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Psychotropic Substances)后,甚至更进一步。农民种植工业用途的大麻来制作麻绳和纺织品,尽管其中仅有微量化合物四氢大麻酚(THC)——也就是大麻烟当中所含可改变精神状况的物质,但中国还是将其禁止。在北京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刘跃进表示,其他国家合法化的势头意味着中国将“更加严格加强对工业大麻的监管”。
中国直到2010年才放宽了工业大麻的限制,允许云南恢复生产。它当时主要用于纺织品,包括人民解放军的制服,但产品门类很快便扩大了。
这个行业的不断扩大给云南带去了迫切需要的投资。这里四季如春的温和气候非常适宜种植大麻。农民每英亩可获得300美元的收入,比亚麻或油菜籽都高。汉素公司是云南四家获批生产大麻二酚的公司之一,种植面积超过3.6万英亩。现在其他人也加入了这股热潮。
今年2月,云南省向浙江制药公司康恩贝集团的三家子公司颁发了许可证。青岛的华仁药业最近表示,它正在申请在大棚种植汉麻的许可。大棚现已遍布昆明周边地区。
其他地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2017年,中国东北与俄罗斯接壤的黑龙江省加入云南的行列,允许大麻种植。邻省吉林今年表示也将采取同样的行动。
一连串的公告推动这两家公司的股票在中国交易所暴涨,促使监管机构介入限制交易。
随着中国在文化大革命后逐渐开放,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到云南旅游的外国游客发现了大量野生大麻。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背包客和冒险家来到这里寻求某种体验。
他们就会去找我们老乡田里种的大麻,会去采花带回宾馆里面把它晾干了抽,抽了之后他们就有的是裸奔癫狂。
从那时起,当局进行了干预。杨明在云南长大,当时刚从北京的农业大学毕业。他被指派研究大麻,自此一直研究这种植物。他在社群媒体上的头像是一片大麻叶子。
云南农科院一直在培育自己的大麻品种——每一种都需要得到警方的批准——以确保植株的THC含量不到0.3%,THC是衡量大麻的国际标准。现在已经培育出九个品种,杨明的团队还在进行更多研究。
其中一个名叫云麻7号的品种可以提取更多的大麻二酚。虽然这种化合物在商业产品中的使用仍处于起步阶段,但杨明已经注意到,它与大麻相关的污名开始消失。
首页
电话
联系
展开